•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del></thead>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del></thead>
  • <input id="enbzf"><option id="enbzf"></option></input>
  • <thead id="enbzf"><s id="enbzf"></s></thead>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video id="enbzf"></video></del></thead>
  • <object id="enbzf"><option id="enbzf"></option></object>
    <thead id="enbzf"></thead>
    <table id="enbzf"><del id="enbzf"></del></table>
    分享
    中新經緯>>產經>>正文

    2493億背后:聯想的債務風險大嗎?

    2021-11-25 19:49:16 中新經緯

      中新經緯11月25日電 (高鉑寧 薛宇飛)近日,聯想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聯想集團)陷入輿論漩渦,其中公司的負債亦引發關注。

      從財報看,過去幾年,聯想集團的資產負債率和總負債的確出現連年攀升的現象。Wind數據顯示,2018/19財年至2020/21財年,其負債率分別為86.34%、87.37%、90.50%,總負債分別為258.91億美元、280.69億美元、343.80億美元(按歷史匯率計算,分別約合1743.40億元、1988.71億元、2259.22億元人民幣)。

      “人類失去聯想,世界將會怎樣!闭\然,連續幾年的資產高負債,著實讓人們產生了頗多的聯想。有觀點稱,因高負債聯想集團或有暴雷的風險,對此,聯想高管堅決予以否認。那么,聯想無債務風險的底氣來自哪?

      短期內無息負債償債壓力將增大

      從負債率和負債總額來看,聯想集團的債務確實較高。根據其近日公布的2021/22財年中期業績公告,截至2021年9月30日,聯想集團負債率仍高達90.28%,總負債更是升至384.36億美元(約合2492.72億元人民幣)。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副院長田軒教授接受中新經緯采訪時表示,“經過分析財報可以發現,聯想集團進行了債務結構調整,拉長債務期限!他表示,經過近年的調整,聯想集團的負債結構有所改善,整體風險有所降低。同時他也指出,聯想集團短期內的無息負債償債壓力增大。

      中新經緯注意到,最新數據顯示聯想集團的負債率超過90%,其債務中的有息負債占比較低,大部分債務來自應付貿易賬款,也就是尚未支付給供應商的貨款。后者不需要支付利息,償債風險相對較低,與此前商票違約暴雷的房地產企業不能相提并論。

      聯想集團流動負債及總負債數據。來源:聯想集團2021/22財年中期業績公告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楊元慶公開表示,聯想集團的負債中大約有70%是供應商的應付款。經中新經緯統計,截至9月30日,聯想集團應付貿易賬款、應付票據、其他應付賬款及應計費用與總負債之比例為72.65%。

      聯想集團應付貿易賬款賬齡分析。來源:聯想集團2021/22財年中期業績公告

      田軒進一步表示,聯想集團的PC業務自2013年以來就是業內龍頭,市場占有率也不斷增長!由于聯想集團對上游供應商擁有絕對話語權,因此在現金流的短期循環上具備較強競爭力。從現金循環周期來看,聯想集團的現金循環周期多處于10天以內,2021/2022財年中期業績公告顯示,聯想資產周轉率為0.86,行業內也處于較為領先位置!碧镘幏治龇Q。相比之下,Wind三級行業電腦與外圍設備的行業平均總資產周轉率為0.54。

      此外,中新經緯注意到聯想集團2020/21全財年業績財報顯示,聯想集團當期平均應付賬款周轉天數為74.42天。而根據最新財報中的應付貿易賬款賬齡分析,聯想集團償還應付貨款的賬齡最高可至九十日以上。

      而從行業看,中新經緯選取A股、港股和美股市值最高的20家電腦與外圍設備上市公司進行比較,由于部分公司2021年三季報尚未披露,故截取了2021年上半年的財務數據。Wind數據顯示,這20家公司2021年上半年的資產負債率中位值、平均值分別為68.62%、65.77%,聯想集團截至6月30日的資產負債率為89.72%,明顯高于行業均值。在頭部企業中,惠普的負債率達109.73%,戴爾的負債率達91.89%,高于聯想集團負債率。

      針對聯想集團負債率過高的爭議,楊元慶此前回應稱,“聯想沒有任何的債務方面的風險”還表示聯想“很有信心下個季度實現正現金,也就是聯想手頭的現金減掉有息負債的話是正值!

      目前,資信評級機構較為認可聯想集團的償債能力,國際評級機構標普、惠譽和穆迪對聯想集團的長期發行人信用評級分別維持在“BBB+”“BBB-”和“Baa3”。

      流動比率、速動比率均偏低

      但另一方面也需注意,聯想集團的其他財務指標表現有些羸弱。

      近年來,聯想集團流動負債增長速度較快,截至2021年9月30日,達313.45億美元(約合2032.83億元人民幣)。其中,由于應付貿易賬款的金額較高,導致公司的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處于偏低水平。

      Wind數據顯示,自2018/19財年以來,聯想集團的過去三個財年報告期末的流動比率分別0.82倍、0.81倍和0.85倍,速動比率分別為0.66倍、0.59倍和0.62倍。截至2021年9月30日,其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分別為0.88倍和0.6倍。一般認為,流動比率小于1就代表著公司流動資產少于流動負債,存在短期償債壓力。

      對比行業,中新經緯仍以A股、港股和美股市值最高的20家電腦與外圍設備上市公司的財務數據為例,這20家企業2021年上半年的流動比率中位值、平均值分別為1.55倍、1.79倍,均明顯高于聯想集團的0.88倍;上述20家企業2021年上半年的速動比率中位值、平均值分別為1.11倍、1.36倍,明顯高于聯想集團的0.6倍。

      可以看出,聯想集團的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均小于同業頭部公司的平均水準,疊加其公司資產負債率較高的現狀,確需關注公司流動資金的管理,以避免不能及時償債的風險。

      田軒表示,盡管從財務數據可看出,部分高科技企業如蘋果和惠普的負債率也較高,但是聯想集團的科技屬性與研發能力相對更弱,更依靠于PC業務作為公司護城河;此外,極高的杠桿率疊加激增的非付息債務壓力,導致聯想的整體局面依然不容樂觀。在這種情況下,“聯想集團高管人均年薪較高,每年行政費達200億元,則顯得異常刺眼!

      深層次剖析聯想集團面臨的債務與經營壓力,在田軒看來,雖然該公司經過長短期付息債務結構調整改善了債務風險,但是短期經營所面臨的是非付息債務壓力,若業務經營出現問題導致現金循環不暢,可能會出現償債危機。“未來,需要密切關注聯想經營活動現金流入狀況、現金循環周期、存貨周轉率等狀況,同時,需要關注應付賬款及其他應付款壓力有沒有得到緩解!

      就聯想集團債務水平等情況,中新經緯多次向聯想集團求證,截至發稿未獲回復。(中新經緯APP)

      (文中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公司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編輯:楊京川)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2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