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del></thead>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del></thead>
  • <input id="enbzf"><option id="enbzf"></option></input>
  • <thead id="enbzf"><s id="enbzf"></s></thead>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video id="enbzf"></video></del></thead>
  • <object id="enbzf"><option id="enbzf"></option></object>
    <thead id="enbzf"></thead>
    <table id="enbzf"><del id="enbzf"></del></table>
    分享
    中新經緯>>產經>>正文

    一年賣2.5億元杜蕾斯,醉清風沖擊“情趣用品第一股”,自曝刷單另有隱情?

    2021-07-20 16:05:35 中新經緯

      中新經緯客戶端7月20日電 (林琬斯 實習生黃晨發)作為連續3年天貓平臺兩性用品類目排名第一的品牌,醉清風既賣計生用品,也賣情趣單品。2020年,醉清風天貓旗艦店一年瀏覽量超7億人次,三年營收額近28億元,僅爆款杜蕾斯便月銷9萬+,醉清風如今有望成為中國A股“情趣用品第一股”。 

      招股書顯示,沖擊創業板前夕,其實控人楊昌亮夫婦3年分紅近2億元,醉清風也因自曝刷單引來爭議。 

      情趣用品真賺錢? 

      截至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尚無以兩性健康用品為主營業務的公司,新三板掛牌公司中有5家同行業公司,分別是他趣股份、愛侶健康、桔色股份、春水堂與桃花塢。 

      然而,中新經緯客戶端注意到,他趣股份與愛侶健康已分別于2021年6月與2020年5月從新三板摘牌,從2019年的業績看,愛侶健康凈利潤虧損2690.71萬元。而春水堂、桃花塢2020年凈利潤也分別虧損417.24萬元與65.36萬元,只有他趣股份與醉清風營收過億,分別達到1.41億元與10.67億元。

      來源于醉清風官方微博

      為何A股情趣用品市場仍缺超級玩家?深圳中金華創基金董事長龔濤在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采訪時表示,中國的情趣用品行業屬新型行業,門檻低,產品同質化嚴重,競爭格局較為分散,行業中抄襲仿冒的現象導致高利潤幾乎是不可能的,“沒有高利潤便沒有規;,也沒有產業資本關注和加速規;。

      作為上述唯一營收超10億的企業,醉清風由80后夫妻楊昌亮和葉君麗在2012年6月成立,目前是一家專注于兩性健康用品的電子商務公司。醉清風的情趣產品涵蓋器具類、計生類、服飾類、護理類等全品類兩性健康用品。招股書披露,2018年至2020年,醉清風器具類產品每個售價在45至55元之間;計生類產品每只售價在1元至1.5元;服飾、護理類的產品售價也在10元至20元。 

      品牌方面,醉清風的產品分為自有品牌與總代品牌。自有品牌方面,有謎姬、霏慕;而代理的品牌多達100余個,包括杜蕾斯、岡本、杰士邦、對子哈特等品牌。在代理品牌中,杜蕾斯的貢獻最大,2020年總共賣了2.53億元,占比達到23.70%。杜蕾斯、對子哈特、名流、岡本等四大品牌的收入占比達到40%。 

      按照招股書所言,醉清風線上銷售渠道包括天貓平臺、淘寶平臺、京東平臺。截至2020年末,天貓醉清風旗艦店累計粉絲及會員數量,有180余萬、130余萬,2020年瀏覽量超過7.60億次,成交用戶數量超過753萬人(以用戶昵稱為統計維度)。而這已經算天貓成人用品/情趣用品類目連續3年排名第一的公司。 

      然而,醉清風真的那么賺錢嗎?招股書披露,剔除運費影響,2018至2020年,醉清風綜合毛利率分別為32.09%、34.56%和32.65%,毛利率略有波動。 

      2018年至2020年,醉清風的凈利潤分別為6330.28萬元、1.10億元與9746.55萬元,營收分別為7.61億元、9.65億元與10.67億元,據中新經緯客戶端統計,近三年醉清風的凈利率只有8.31%,11.45%與9.13%,與綜合毛利率相去甚遠。

      “80后”夫妻3年分紅近2億元

      楊昌亮今年38歲,武漢大學法學院畢業后做過一段時間銷售,楊昌亮的妻子葉君麗今年34歲,畢業于浙江理工大學服裝設計與工程專業,曾做過幾年服裝設計師,夫妻二人合計持有83.43%股份。 

      據媒體報道,楊昌亮創立醉清風是受到情趣電商元老、春水堂創始人藺德剛的影響,他創業的想法是“能為這個混亂的行業帶來一股清風”。 

      然而,中新經緯客戶端梳理招股書發現,2018年至2020年,醉清風三年分別分紅4435.30萬元、9076.40萬、1.04億元,三年累計分紅2.39億,是近三年公司利潤總和的88.19%,甚至2020年的分紅占凈利潤比例為106.70%。 

      按楊昌亮、葉君麗夫婦合計持有的公司股份,近三年醉清風向夫婦大手筆分紅1.99億元。 在大手筆套現的同時,醉清風還計劃募集5.66億元資金準備“買樓”。 

      招股書顯示,上述募集資金中,用于綜合運營協同管理中心建設項目募集資金3.25億元,一體化倉儲物流中心建設項目募集資金7216萬元,客服及培訓中心建設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項目募集資金8776.50萬元與8092.89萬元。 

      據中新經緯客戶端統計,此次醉清風計劃在綜合運營協同管理中心建設項目投入的金額占到擬募資總額的57.42%。據醉清風介紹,綜合運營協同管理中心建設項目擬在上海市購置辦公樓,投入資金為場地購置和裝修、設備和軟件投資、研發和實施、推廣等。 

      具體而言,綜合運營協同管理中心建設項目擬購置總建筑面積3000平方米的綜合運營協同管理中心大樓,主要功能規劃包括實驗室、設計室、檢測室、展示中心、倉儲管理中心、系統運營中心。 

      據招股書中披露,醉清風采用“互聯網+貼牌生產”的輕資產經營模式,只是將商標授權給代工廠生產產品,或者代理品牌直接向品牌方采購,并不涉及生產端。 

      “公司所有產品均為直接向供應商采購成品,由于公司自身并不直接生產產品,因此不涉及原材料或能源的消耗,也不涉及生產工人及生產所需的廠房、機器等固定資產!弊砬屣L在招股書中坦言。 

      承認為引流目的“刷單” 

      招股書顯示,醉清風的產品主要通過互聯網平臺進行銷售(即線上銷售),銷售模式分為線上零售、線上分銷和平臺客戶銷售。 

      其中,線上零售模式是醉清風最主要的收入來源,通過在第三方電商平臺,如天貓、京東等,開設自營店鋪,直接向終端消費者銷售商品。據招股書,2018至2020年,醉清風線上零售金額分別為4.93億元、5.93億元、5.53億元,分別占當期總營收的64.73%、61.47%、51.85%。 

      而線上零售收入又依賴天貓平臺。據招股書,2018至2020年,天貓平臺的收入分別為4.64億元、5.74億元和5.40億元,占線上銷售平臺收入的94.23%、96.86%和97.56%。 

      值得注意的是,醉清風在招股書中公開承認刷單的事實,直稱“為提高店鋪排名及好評率,達到推廣引流目的進行了刷單”。 招股書中還提到,報告期內,刷單訂單金額(含稅)占各期銷售收入(含稅)的比例分別為3.17%、0.77%和1.40%,“占比較低”。 

      中新經緯客戶端留意到,2018至2020年,醉清風的銷售收入分別為7.61億元、9.65億元、10.67億元。

      中新經緯客戶端按上述比例計算,醉清風刷單訂單金額分別為2413.73萬元、742.67萬元和1494.34萬元,三年合計刷單超4650萬元。 

      醉清風在招股書中表示,報告期內公司存在刷單行為,刷單訂單未確認收入,不存在虛增公司業績的情形,刷單行為不構成重大違法違規行為,對本次發行上市不構成實質性障礙。 招股書中寫道,公司已于2020年10月停止刷單行為,積極整改,制定了《禁止刷單制度》,杜絕刷單行為。2020年10月之后,公司已不存在刷單行為。

      對于醉清風的刷單行為,龔濤表示,電商平臺運營刷單是快速提高品牌知名度和關注度最有效的手段,這在電商界已經是共識和潛規則。 但是近幾年卻有不少企業,直接在IPO階段承認刷單。2021年4月,羊奶粉企業紅星美羚公告對深交所的問詢函回復,直接承認公司存在“300萬刷單費”。

      對此,龔濤認為,在IPO階段承認刷單并不可恥,反過來說明信息披露的完整性。另一方面,龔濤認為,對刷單現象也應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如果刷單業績占公司業績的大部分,那么這就有粉飾業績甚至業績造假之嫌,這種公司就應當警惕,如果刷單僅因新品上市或促銷,刷單業績占主營業務收入比不高,那么這是正常的商業促銷行為,刷單費用可視同為銷售費用!饼彎硎。

      第三方研究機構透鏡公司研究創始人況玉清在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采訪時表示,刷單是不誠信行為,欺詐發行則是犯罪行為,孰輕孰重應拿捏清楚。 

      中新經緯客戶端了解到,在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里,“刷單炒信”和幫助“刷單炒信”,將會面臨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者,處一百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甚至可以吊銷營業執照。 

      “醉清風自曝刷單其實是很正常的考慮,即使醉清風不想承認刷單,保薦人和審計機構也不敢包庇,在審計核查和銷售調查中,刷單行為很容易就被查出來。如果在審計機構面前不自曝,那就等著被審計機構舉報!睕r玉清表示。

      (文中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編輯:熊家麗)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1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