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del></thead>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del></thead>
  • <input id="enbzf"><option id="enbzf"></option></input>
  • <thead id="enbzf"><s id="enbzf"></s></thead>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video id="enbzf"></video></del></thead>
  • <object id="enbzf"><option id="enbzf"></option></object>
    <thead id="enbzf"></thead>
    <table id="enbzf"><del id="enbzf"></del></table>
    分享
    中新經緯>>產經>>正文

    “神獸”歸來,不花錢的暑托班有市場嗎?

    2021-07-18 08:52:43 央視新聞客戶端

      新聞周刊丨“神獸”歸來,不花錢的暑托班有市場嗎?

      現在各地中小學的暑假已經開始了,這就意味著對一個又一個小家庭來說,神獸歸來了。漫長的暑假,誰來看管孩子一直是一個問題。在今年,對于很多家長來說,暑期托管班成了最熱的詞,前不久連教育部都印發了《關于支持探索開展暑期托管服務的通知》。通知提出,地方教育部門要從實際出發,鼓勵有條件的學校積極承擔學生暑期托管服務工作。這當然是好事,但是一方面,好事如何才能辦好?另一方面,是好事,家長就都會把孩子送到暑期托管班嗎?《新聞周刊》本周關注:暑期托管班。

      01回學校過暑假

      浙江省寧波市海曙中心小學學生 李梓萌:我叫李梓萌,我下個學期就要五年級了。平時會上一些媽媽爸爸給我安排的培訓班,有空的時候到圖書館看書。今年有這樣一個暑托班讓我非常驚訝,我今天也和我們班一些同學體驗了這個暑托班。

      本周五(16日)一早,李梓萌和小伙伴回到學校,體驗半天的暑期托管生活。這是她所就讀的寧波市海曙中心小學,學校有了暑托班,不僅讓李梓萌覺得新鮮,也是老師們參與籌備的第一次。在這半天中,學校為學生們安排了校內傳統文化研學課程,也會前往一街之隔的月湖風景區,開展校外美術寫生課。

      一堂“發現寧波之美”的課程,美術老師用40分鐘讓學生感受古建筑的美,再留20分鐘讓大家畫出自己感興趣的建筑一角。這樣一堂沉浸在歷史古建筑中的美術課,沒有了場地和上課時間的限制,學生也能根據自己的喜好,專注于自己喜歡的事物。

      浙江省寧波市海曙中心小學學生 李梓萌:因為暑假,就像我說的不是在家里寫作業就是去上培訓班,一節課40分鐘,上的也都是課文類的知識,也不像今天那么豐富,也沒有去戶外的那種活動,都是比較無聊的。就是希望在以后暑托班里面,能有像今天那些戶外體驗,就差不多足夠了。

      就在7月9日,教育部發文支持有條件的地方探索開展暑期托管服務,內容大多是以輔導學生作業、帶領孩子閱讀、參加勞動以及拓展課外知識等為主,既不上新課,也不會超前教學。這使得孩子在暑期有了多一種去處,也讓家長有了明確的想法和期待。

      浙江省寧波市海曙中心小學校長 周漢斌:現在是20個人組成,班級里面自愿報名,讓他們來感受體驗一下。目前接收到的信息人數不多,可能情況:一是通知報名時間有點晚了,家長有了前面自己暑期的安排了。第二個因為這個事情也是新產生的事物,家長可能狀況也不是很熟悉,經歷上我們都是第一次。

      李梓萌媽媽 張文博:我們家是雙職工的,朝九晚五,有時候還會加點班,所以說寒暑假是我最大的問題,基本上都是交給雙方父母去管的。我希望學校能夠給孩子的機會,是一種能夠學到我們平時學期學不到的那些。安全允許的情況下做一些研學活動,或者做一些社會實踐,或者有助于小孩的體魄發展。我們不希望每天關在一個封閉教室,上一些比較超于大綱的課程,我們希望的是提升另外一種精神生活,課外的那種生活方面的提升。

      此番推出的暑托班,一方面想為家長減負,破解看護難題;另一方面也想為孩子的假期減負,開創了以學校為主體、教師為主力的模式。也由此,不久前,網絡上出現了“暑期托管班來了!教師寒暑假要取消?”這樣的語句。

      事實上,從7月9日教育部發布的通知可以看到:不得強制教師參與學生暑期托管服務,還要給予適當補助。在寧波海曙小學,有20位老師報名暑期托管,占到學校教師人數的30%。而在浙江杭州,此前有過托管經驗的學校老師報名人數,有超過半數以上。

      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教育局黨委委員 趙坤:老師的專業性是吸引家長來學校參加暑托一個很重要的優勢,保障老師在參與這項活動的過程中,也能夠充分的休息和調整。我們老師可以通過這樣的活動,來爭取志愿者積分,在將來不同單位的交流,以及評職、評優中兌換。每一個老師的話,我們按照每天500元的這樣一個杭州市統一的標準。

      此外,通知里明確:暑期托管服務,可采取財政補貼、收取服務性收費或代收費等方式籌措經費。在北京,暑托每天每人收費30元,午餐費的標準各校不一,一般在16—30元。眼下,以學校為主體的托管模式仍處于探索階段,學生、家長、學校各方都需要適應過程。托管服務的質量,會直接決定學生和家長的選擇。學校也需要在托管服務中,逐漸校準定位。

      白巖松:暑期托管的有關新聞一出來,很多人第一直覺是擔心別變成新一種的暑期補習班。教育部在本周的發布會上特別重申:暑期托管,無論老師還是學生,都是自愿參加,不會強制,而且托管服務應以看護為主。同時,合理組織一些集體游戲活動、文體活動、作業輔導等,不得組織集體補課,講授新課,決不能成為孩子的第三學期。按理說,這么一解釋,大家應該放心了,可很多的家長反而不放心了,這能學到什么呢?

      02 暑托班還是輔導班?

      本周是南京市推出社區公益性暑托服務的第一周。周四早上,在江北新區的葛塘街道,15名小學生陸續由家長送來,他們的年齡在6—12歲之間,在家門口的社區暑托班里,他們將度過暑假中的一天。跟學校暑托班不同的是,社區暑托班的教師之中,有附近學校的專職老師,更多的是自愿報名的社區志愿者。

      已經退休的沈大姐,是社區里的熱心人士,自己的孩子已經讀大學,丈夫還在上班,她有充足的業余時間參與社區活動。在暑托班里,沈大姐和志愿者們最主要的職責是看護和保證孩子的安全,他們會監督孩子們寫作業,也會發揮各自特長,組織編織、繪畫、做操、科普等集體活動。

      南京市江北新區管委會副主任 李保平:首先我們不是辦成另外一種形式的培訓班,原則上我們是不提供文化課的培訓和教學。我們更多實際上是給孩子們提供一個場所,讓他們在這度過一個既有意義、又快樂又充實的假期。

      對于雙職工家庭來說,開在家門口的社區暑托班可以說解了燃眉之急。早上八點半送來,晚上六點鐘接走,從7月上旬持續到8月底,而且是純公益性服務,除了飯費幾乎完全免費。盡管相比各類校外托管班和輔導班,孩子們很難說能學到特長和技能,但孩子們在這里沒有壓力,可以相對輕松地度過暑假。

      學生家長 尚軒:我不指著他學太多的東西,但是總歸比跟老人在家可能縱容、過度的愛護要強。最放心的是這邊很多工作人員都是我們平常熟悉的面孔 ,社區的工作人員的責任心或者說各方面,我可能更加相信一些。

      小學生:在這里我可以交到很多朋友,然后可以寫作業,可以編手工,還可以跟大家玩游戲,暑假就安排得很踏實。

      記者:暑假都安排在外面輔導班你能接受嗎?

      小學生:不太能接受,因為我覺得那樣既交不到朋友,一個人也會覺得很無聊,會沒有耐心去上輔導班。

      然而,葛塘街道暑托班的報名并沒有預想中的火爆,開班第一天只有7名孩子,后來增長到15名。從南京全市來看,截至本周一,報名暑托班的兒童4254名,招募到的教師志愿者有9317名,老師的數量比學生多出一倍。11個市轄區中,位于遠郊區的溧水區就有1557人,占到了36%,相比之下,主城區的報名情況就遜色很多。在很多家長看來,校外教輔機構還是他們的第一選擇。

      南京市江北新區葛塘街道社區志愿者 沈瑋:開始我們講這個班都跟家長說了,我們主要是負責看管,不會給你們去上課。所以肯定也有些家長權衡了一下,想想看,還是成績比較重要吧。

      周四中午,在主城區的一處教輔機構外,接送孩子的家長絡繹不絕。這位正在陪孩子吃午飯的父親表示,不是沒考慮過社區暑托班,但聽說幾個年紀的孩子混班之后,還是報名了一個月兩千多塊的校外托管班。

      家長:社區這種暑托班剛辦,可能比較初級,送去的人可能參差不齊的,比如說不是都是一年級的,就比較混亂。就跟彈性離校是一樣的,彈性離校我們以前也送去過,后來一學期我們發現彈性離校不能送去,那邊老師人家只負責看管你們的安全,至于作業你寫還是不寫,人家是不管的。外面的托管班可能我們也不滿意,說白了也不滿意,但是比這種免費的可能稍微要好一點。

      也有的家長更希望孩子利用暑假學習和充電,所以還是會選擇專業性更強的興趣班和輔導班。

      家長:就是不要跟別人差得太大吧,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無論是社區暑期托管,還是學校暑期托管,作為一種兜底性的公益性服務,它可以幫助一部分家長解決孩子看護的難題,其出現必須值得肯定。但在五花八門的校外托管班、輔導班的激烈競爭面前,師資、興趣度、專業性,暑托班能變得更有吸引力嗎?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 熊丙奇:暑托班就是提供一個基本看護服務,很多家長就覺得讓我孩子的假期生活這樣度過沒有意義,他還不如選擇花錢送孩子去培訓機構。因此這個情況之下,你的托管服務內容就很關鍵,如果是低水平維持的托管服務,對家長的吸引力肯定是不夠的。一方面我們加強相關引導,第二方面加強托管服務,提高托管服務的質量,改變家長對托管的認識。

      白巖松:最近一周,《新聞周刊》的記者在各地采訪當中發現,暑期托管雖然是熱詞,但是很多暑期托管班卻沒有爆滿,有的地方反而招生遇冷,那就是父母擔心托管班只是幫著看孩子,而不是學業的進步。對于很多家長來說,忙還不是最大的挑戰,孩子不能利用暑期上補習班精進學業,影響將來考好高中、好大學才是最大的挑戰!這又該怎么辦?各種校外補習班雖然被嚴管了,但是家長也在琢磨著自己的高招,那么,暑期托管班又該如何增加吸引力呢?

      03不能只是看護

      暑假來臨,上海五角場街道附近的家長們,又把孩子送到了這片社區花園進行托管。此刻帶領孩子們找蝴蝶的劉悅來,正在探索一種暑托班的新思路,在看護的同時,對孩子進行自然教育。

      六年前,作為街道社區規劃師的劉悅來,在這片居民區規劃了一座社區花園,并成立了運營社區花園的公益組織。在他們的帶領下,社區花園通過居民共建、共治、共享的方式,營造了一片適合孩子親近大自然的景觀。

      同濟大學社區花園與社區營造實驗中心主任 劉悅來:我一直認為課外能夠讓他接觸到更多的自然,尤其是在大自然當中進行一種自然而然的教育。還有一個就是能夠讓他們這些孩子們之間,建立一種互相協同的團隊精神。

      在這片居民共同維護的社區花園內,家長們通過自愿報名、普惠參與的方式,與專業社工和志愿者共同策劃活動,用不違背孩子天性的暑托活動,填充起孩子們的假期時光。不同于待在教室的暑假托管,在這里,可以讓水泥叢林里與大自然久違的孩子們,去觸摸泥土、采摘果蔬。

      同濟大學社區花園與社區營造實驗中心主任 劉悅來:這種自然的體驗,也有一個非常大的特點。那棵玉米從種下的時候是一粒種子,然后我們會帶著孩子們去感受。

      隨著劉悅來團隊把社區花園的模式推向上海的其他社區,這類依托社區花園開展的暑期托管,也給家長提供了新選擇。雖然收取一定費用,但讓專業化的社會教育資源得以進入,作為付費方的家長也能對課程提出想法,此類暑托班具有了一定的吸引力。這與教育部提出的積極拓寬社會教育資源、辦好暑期托管的指導意見不謀而合。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 熊丙奇:我一直建議暑期的托管實際上整合多方力量共同來提供,包括我們學校的力量、社區的力量,還有我們社會機構的力量來共同進行我們的暑期托管。最好的方式,實際上是由社區來統籌,我統籌我社區里面的公共教育資源,比如說圖書館、體育館、青少年活動中心。有些人認為這些工作人員比較復雜,無法保證他的專業性,其實并不是。因為我們托管服務是需要各種各樣的人才,這也解決了單一靠老師來做托管服務的提供者這樣一個問題。

      早在八年前,上海就主要以社區和街道為主體,探索開辦過愛心暑托班,今年暑假,全上海就有五百多個暑托班開班。但在八年的實踐中,此類暑托班常因活動內容單調而面臨發展瓶頸,亟需提質升級。今年,有的社區注重社會資源的引入,劉悅來團隊的一些暑托班,也在社區支持下獲得更多經費,這將有助于優質暑托資源進一步擴大。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 熊丙奇:我們當然出發點最基礎的是要解決家長的看護難,但是絕對不只有看護,如果只有看護的話,這樣的托管一定會淪為形式,一定很難獲得家長的歡迎。如果我們政府給一些補貼,我們也可以利用這個費用購買第三方服務,那么在這個收費過程中我們可以聽取家長的意見。比如說我們要開展這個托管服務,提供什么樣的內容,我們這個內容是由誰來提供,我們的成本是多少,向家長收多少,這樣的話我們聽取家長意見基礎之上,我們推送這樣的托管服務項目,由家長自主選擇參加。這有助于開出更多的托管服務項目,來提高家長對托管服務的滿意度。

      在熊丙奇看來,要想讓暑期托管班從無到有辦起來,既需要托管班的服務內容有足夠的吸引力,也需要家長轉變觀念,真正去思考孩子需要什么樣的暑假。劉悅來在實踐中也發現,社區花園的暑托班能夠發展下去,離不開家長觀念的更新與契合。

      學生家長 王欣玥:但凡這種比較長一點的比賽,你看一開始跑得快的,其實往往到終點并不一定能得到冠軍。那我何不用這些假期,在別人“彎道超車”的時候,我就好好地給“這輛車”做個保養,做好他的維護,幫助他以后可以走得更遠。

      白巖松:暑期托管班雖然各地早有探索,但被教育部如此重視,還真是今年的事。按理說這是好事,是為家長辦實事,但即便是好事,也得明白家長的心理在琢磨著什么,在盼望著什么。絕不是嚴管了線上線下的補習班,暑期托管班就會立即有市場,需要琢磨探索和嘗試的事情,還有很多。什么事也不可能剛一開始就好得不得了,在探索中前進,在探索中改變各方的觀念,這就是有價值的。

      視頻制作丨郭佳靈 李昂 徐新

    (編輯:熊思怡)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1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