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del></thead>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del></thead>
  • <input id="enbzf"><option id="enbzf"></option></input>
  • <thead id="enbzf"><s id="enbzf"></s></thead>
    <thead id="enbzf"><del id="enbzf"><video id="enbzf"></video></del></thead>
  • <object id="enbzf"><option id="enbzf"></option></object>
    <thead id="enbzf"></thead>
    <table id="enbzf"><del id="enbzf"></del></table>
    分享
    中新經緯>>

    騰訊越來越不懂游戲了

    2021-07-09 08:58:40 虎嗅APP

      騰訊越來越不懂游戲了

      來源/虎嗅機動資訊組

      作者/黃青春

      7月5日,騰訊再一次因為投資“財技”沖上微博熱搜——在#騰訊平均7天投資一家游戲公司#話題下,人們津津樂道這家昔日游戲霸主試圖通過買買買緩解“焦慮”的可行性。

      事實上,真實數據遠不止如此。

      虎嗅通過梳理2021上半年以來騰訊在游戲領域的投資新聞發現,截止7月4日騰訊直接或間接投資公司多達52家,遠超熱搜中統計的27家,平均下來應該是3.5天投資一家游戲公司,其數量和效率都是歷年之最。

     

      騰訊緣何變得激進?

      上半年,騰訊瘋狂投資游戲可以從產業及自身發展兩方面來剖析。

      1. 產業端:2021上半年全球資本搶投游戲公司規模前所未有,賽道整體處于持續升溫狀態

      據投行Drake Star Partners最新數據顯示,2021上半年,全球游戲行業投融資宣布、完成的交易超過635筆,交易總額飆升至創紀錄的600億美元。

      讀者可能對這一數字缺乏直觀感受,如果拿去年對比的話——2021上半年全球游戲收購、投資及公開發行的資金數額約等于2020全年的兩倍。

     2021上半年Top 15并購案

      2021上半年Top 15并購案

      其中,融資額超過5000萬美元的高達19起,比如,土耳其開發商Dream Games融資1.55億美元,估值達10億美元;Mythical Games融資7500萬美元。

      至于高調“掃貨”的國際游戲大廠,EA、Epic Games、Embracer悉數在列,而且并購金額也在節節攀高——比如EA耗資24億美元收購Glu Mobile,微軟豪擲75億美元收購游戲發行商Bethesda Softworks的母公司ZeniMax Media。

      2. 騰訊端:這是近十年內,騰訊游戲第二次“自救運動”

      騰訊在游戲領域瘋狂“掃貨”的行為僅出現過兩次——第一次是2014~2015年,騰訊在兩年時間內共投資了32家游戲企業;第二次就是2020~2021年,先是于2020年11~12月連投13家游戲公司,接著又在2021上半年狂投52筆,讓整個行業為之側目。

      事后復盤看,騰訊投資兩次提速,都有點后知后覺。

      2014~2015年,莉莉絲《刀塔傳奇》迅速躥紅,騰訊嗅到了危險的味道,開始圍獵國內游戲廠商;2020~2021年,騰訊錯失米哈游的《原神》后,在其步步緊逼下為穩固地位才開始新一輪“掃貨”。

      對此,一位資深游戲策劃對虎嗅感慨,“說實話,按照目前的節奏,不排除騰訊已經列出了一份囊括游戲產業上下游知名公司的大名單,一家家去談,不過就是價錢的問題!

      這并非聳人聽聞,一位接受騰訊投資的游戲公司管理層接受“晚點LatePost”采訪時就表示,起初騰訊開出數千萬元的價格,他只是猶豫了一下,對方旋即把價格開到了 1 億元,“咱們趕緊簽!

      但騰訊這兩次“自救運動”不同之處在于,后面這次面臨的情況更為棘手。

      一方面,近幾年,阿里巴巴、字節跳動等競爭對手明顯加快了游戲領域的投資布局。

      先說字節跳動,自2018年涉足游戲業務至今近四年時間里,可謂動作頻頻——2019年,字節跳動先后入股墨鹍科技、上禾網絡等游戲公司,同時在深圳、杭州等地組建超千人的游戲團隊;2021年2月游戲官網“朝夕光年”正式上線,并陸續推出《熱血街籃》《火力對決》《音躍球球》等游戲,3月成立專門的游戲投資基金(朝夕光年奇想基金),游戲業務在集團內部優先級不斷上升。

     朝夕光年官網截圖

      朝夕光年官網截圖

      國信證券報告顯示,字節跳動系App占據超過10%移動互聯網時長,所以在流量大水漫灌下,休閑品類率先跑出來——數據顯示,2019年字節跳動共13款小游戲登上iOS游戲免費榜TOP10,而其旗下游戲發行平臺“Ohayoo”(休閑游戲為主)已發布150余款游戲,下載總量破5億次;其次,中重度游戲也初見成效,今年力推的《航海王熱血航線》發布當日即登頂iOS免費榜TOP1,5月份成功擠進中國App Store手游收入排行榜TOP5。

      甚至,在大小游戲廠商的“供養”下,字節跳動近幾年的收入曲線變得越發陡峭——根據“晚點 LatePost ”的報道,抖音2019年收入中,接近50%來源于游戲廣告。

      圖源:游戲新知

      圖源:游戲新知

      其次,字節跳動“圍獵”游戲廠商的數量雖遠不及騰訊,上半年也就發起了7起投資收購,甚至少于B站(11起),但其投資標的都是具有戰略意義的新銳游戲廠商,其投資邏輯完全不同于騰訊“秀財技”,而是緊盯著契合游戲業務擴張的潛力股下手,并舍得為此“砸錢”。

      “剁椒娛投”將其形容為:“在張一鳴工程師的思維之下,字節的投資仿佛是在并購一個又一個的車間,再通過字節強大的運營和商業化能力,重建一個又一個新的‘工廠’!

      比如,今年字節跳動花40億美元鯨吞沐瞳科技,其代表作《無盡對決(Mobile Legends: Bang Bang )》在海外影響力并不輸《王者榮耀》——2020年,《無盡對決》全球電競職業聯賽觀看人數甚至超過《英雄聯盟》的LCK和《CS:GO》的ESL,躋身全球觀看量最高的電競職業聯賽。

      至于商業成就,《無盡對決》一度登頂全球13個國家App Store暢銷排行榜榜首、沖進53個國家App Store暢銷排行榜前十,是字節跳動搶食東南亞游戲市場的殺手锏。

      畢竟,東南亞作為中國公司出海的前哨,總人口超6.5億,僅次于中國和印度,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內其將處于戰略轉型上升期,游戲可以吃到當地幾代人娛樂升級的紅利。

     《無盡對決》游戲截圖

      《無盡對決》游戲截圖

      目前,字節跳動旗下坐擁 31 家游戲公司,10 余家游戲工作室,4 大發行平臺和超 2000 名員工,早已“偷偷發育”成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其中,比較知名的有無雙工作室(專注大DAU游戲)、一零一工作室(開發經典IP游戲及MMORPG)、綠洲工作室(專注研發MMORPG和ARPG)等。

      再說阿里巴巴,憑借《三國志·戰略版》一戰成名,2019年公測當月即登頂iOS游戲免費榜第一名,并在此后迅速擠進暢銷榜前五,至今仍然是國內月度流水最高的SLG之一。

     

      另一方面,莉莉絲、疊紙、鷹角、米哈游等新銳力量也在通過作品加速對游戲市場的蠶食,米哈游的《原神》、阿里的《三國志戰略版》、莉莉絲的《萬國覺醒》《劍與遠征》紛紛放棄傳統應用商店轉投TapTap,且均獲得了空前的成功,這在一定程度上印證騰訊正在喪失對渠道的絕對統治力。

      在此之前,國內廠商除了無法拒絕騰訊開出的價格外,還因為加入騰訊生態后會大大增加游戲成為爆款的幾率——國信證券報告顯示,騰訊幾乎占據著國內移動游戲超六成市場份額,在研發、發行、渠道擁有壓倒性優勢。甚至,據“朱思碼記”報道:

      “騰訊有一套根據 20 多個維度進行評估的機制,時間是 2~3 個月對作品進行考核,然后通過這 2~3 個月的表現結合這套模型算出你的作品能給他們帶來多少利潤,如果算出的結果是這個作品沒有后選另一個賺錢,那么這個游戲就要下掉然后停止運營!

      所以,西山居與騰訊合作推《劍俠情緣》,暢游拿出《新天龍八部》與騰訊合作,連盛大都選擇與騰訊一笑泯恩仇,手牽手一起做《傳奇世界》。

      但從2018年年底開始,騰訊在收入Top30游戲榜單中所占比例開始降低,尤其《原神》的巨大成功,最大限度刺激到騰訊游戲帝國的“焦慮”神經——《原神》上線即爆款,Sensor Tower 數據顯示,2020 年 10 月《原神》在全球 App Store &Google Play 收入達 2.39 億美元,力壓《王者榮耀》登頂當月全球手游暢銷榜冠軍。

      直到今天,Twitter近日發布的《2021上半年游戲&電子競技報告》顯示,2021上半年,Twitter上被談論最多的游戲依舊是《原神》。

      《原神》游戲截圖

      《原神》游戲截圖

      甚至有資深游戲玩家對虎嗅表示,“原神確實太強了,怎么說呢,米哈游躺在這一款游戲上,三五年內在國內游戲市場找不到對手!

      等于說,這個時間節點,騰訊直面著國內外匯合的雙重壓力——一側是國外手握眾多IP、摩拳擦掌試水自研手游的全球大廠;一側是國內字節跳動、阿里巴巴、B站、米哈游、莉莉絲等冉冉升起新勢力的挑戰,投資變得越來越激進,也就不足為奇了。

      “大如騰訊、強勢如騰訊,在巨大先發優勢下依舊無法‘絕對壟斷’,因為游戲說到底是個創意產業,所以它的投資策略越來越激進只是開始,這輪投資狂熱可能要到下一款‘《王者榮耀》’出現才能緩和!币晃华毩⒂螒蛉藢⑿岜硎。

      騰訊也能“大力出奇跡”嗎?

      “大力出奇跡”的字節跳動,無疑是這個時代的寵兒。其在與騰訊正面交鋒后拿下了新聞資訊、短視頻等賽道,轉而覬覦游戲業務——對于騰訊而言,這顯然是無法接受的。

      然而,從這兩年各個游戲細分品類勢力版圖的更迭來看,眼看著自己的“根基業務”一再被他人分食,騰訊卻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大廠的疲憊在于光是守住自己的盤子,就消耗了大量時間和精力,很難探出頭去看用戶正在注意什么,把握不到變化,只能習慣于用資源解決問題!本奕司W絡CEO吳萌曾如此總結游戲廠商的“焦慮”。

      問題在于,2014~2015年那波“焦慮”因為《王者榮耀》橫空出世得以緩解,而如今國內外“腹背受敵”的形勢下,騰訊能否再造一款《王者榮耀》,沒有人能給出答案。

      所以,騰訊不惜借鑒字節跳動“大力出奇跡”的方式,短期內密集在游戲領域“地毯式”掃貨。此前就有媒體報道,騰訊投資部、戰略部、互動娛樂事業群(IEG)幾乎都撲向了游戲投資。

     

      虎嗅分析發現,2021上半年騰訊在52筆投資中,游戲類型偏好上出手最多的依次是RPG、FPS、SLG等傳統品類,但投資標的也覆蓋了二次元、女性向等熱門品類,甚至連休閑益智、沙盒、模擬經營等健康休閑細分品類都未放過。

      其次,在公司規模上,騰訊本輪投資基本“不挑食”——既愿意砸錢入股世紀華通、飛魚科技、中手游這樣的上市公司,也愿意以小股權(比如收購《迷失島》研發商胖布丁4.99%股權)雨露均沾式拉攏國內稍有名氣的中小廠商。

      不過,這些中小廠商大多局限在二次元、女性向、主機及IP等特定領域,畢竟這幾個高速增長的細分品類如今都表現出不俗的市場吸金能力。而在此之前,騰訊因為過度依賴《王者榮耀》《和平精英》這樣的拳頭產品及五大工作室(天美、光子、北極光、魔方、波士頓),生生錯失了米哈游、莉莉絲,多少有點“亡羊補牢”的味道。

     

      而且,從上半年投資分布統計結果來看,騰訊今年的投資策略更傾向于“圍獵”早期初創團隊,投資入股后大多保持在前三大股東的位置,既保證了自己的控制力又留足了創始團隊的自由度,甚至一些被投公司還未拿出證明其能力的作品,騰訊就已經提前“占坑”,背后意圖不言而喻——即便錯投,也不愿再放過下一個“米哈游”。

      畢竟,任何一款游戲都有生命周期,《王者榮耀》已經在“國民手游”位置呆了近六年,如果沒有新的爆款接棒,保不準再有類似《原神》這樣的黑馬斜刺里殺出,屆時騰訊將變得非常被動。

      更深層次利益博弈還在于,即便騰訊、字節均表現出開放的投資態度,但對于中小游戲廠商而言,從拿某家投資那天起就意味著站隊,日后與其他家的合作必然會受到影響。

      “刺猬公社”就寫過游戲圈一個傳聞——字節跳動最初本想收購幾家成熟的游戲團隊,結果海內外談了一圈發現:這些公司不是已接受了騰訊的投資就是不接受外部投資,這才選擇自建游戲研發團隊。

      “騰訊不斷拓寬產品線,無論是MMO(大型多人在線游戲)、RPG(角色扮演游戲)、SLG(策略類游戲),抑或是卡牌、休閑游戲,只要是優秀的游戲研發商統統囊括,從根本上杜絕了新巨頭冒尖的可能性!蹦秤螒驍祿脚_分析師對“證券日報”表示。

      然而,結果真能如騰訊所愿嗎?并不盡然。

      一方面,騰訊的嗅覺正變得遲鈍,先后錯失《戀與制作人》《原神》后才開始在二次元、女性向細分品類尋找替代的“潛力股”。

      對此,網友@風吟一針見血指出,核心其實并非米哈游,也不是游戲工業化、內容為王,核心是對游戲風向改變的感知能力:

      “騰訊的問題在于逐漸喪失了嗅覺,《天刀》不符合最新趨勢,《王者榮耀》或將被《英雄聯盟》替代,《原神》《鬼谷》都不是自己的,深層次原因是騰訊沒有看到游戲風向改變的本質,這個本質恰恰是騰訊最薄弱的能力!

      南山資本董事總經理李章晶接受“創業邦”采訪時亦認為,游戲行業競爭的門檻在進一步提高,玩家對游戲內容的要求越來越高。同時,游戲發行渠道的影響力在下降,游戲內容變得越來越重要!斑@得益于玩家認知的改變、自主判斷游戲內容的能力在提升!

      另一方面,騰訊的創新能力其實并不被玩家所看好。

      虎嗅讀者@康鵬就悲觀地認為,一家“跟隨”策略深入骨髓的游戲公司不可能一直是市場老大。

      “張小龍、姚曉光……騰訊為什么那么多單騎救主的故事,賽馬機制導致嚴重的部門墻,成果導向限制了長遠眼光,二者合起來就是騰訊游戲研發部門的能力成長緩慢!

    (編輯:吳曉薇)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1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